Wisher

几个创业失败的小伙伴,决心寻找新的赛道,再为之努力,拼搏一次,他们分散各地,学习技能,经验,三年以后,重聚一起,开启梦想之旅。

可是,看似宏伟蓝图,其实只是在别人棋盘上的布局而已,多番努力,最终折戟成沙,不是命运主宰了他们,而是有人为在控制着他们,面对全世界最顶级的大脑,是对抗还是放弃,他们将作出什么样的抉择?

=======

看来你的年纪也有三十出头了,这三十多年来,总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见,有的人曾经瞧不起你,甚至你恨不得闪他的耳光,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觉得打坏了赔不起,其实赚钱,很容易。我有一款跟单APP,它上面聚集了最厉害的合约交易员,不需要你懂什么技术,只要支付一点点分成,就可以雇佣的交易员为你赚钱,你尽管考虑一下。其实赚钱也不是很容易,必竟接受新事物,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马泰改了一段东邪西毒的台词,发给阿木。权当是帮他想广告词了。

这一日,阿木在朋友圈感叹死了无数脑细胞,马泰早就习惯了,这是他努力工作的老梗。马泰都懒得点赞,一日三叹,对阿木来说是寻常事。

马泰没有躲过,阿木很自觉:“哥,老大要出一个营销方案,要一段广告词,怎么弄啊。”

“那是你的事,”马泰直接回了他,话虽如此说,脑子却没停着,他知道阿木不会善罢,定会死缠烂打,这是阿木的放松运动,起码比动脑筋要轻松得多。

几个回合之后,马泰想到了那段话。

“你这是马路边算命先生的台词,再想想。”阿木还在啰嗦。马泰不再理他,继续看自己的剧。

=======

人类的狂妄就像比特币的泡沫一样,能仿佛意识到,又不那么自觉。

自比特币创始区块诞生至今,这段开放源代码至今未出现过引发致命危机的漏洞,人们竟然认为这是某一个人的杰作,不停地猜测中本聪是谁。

其实早在2013年


“一起吃晚饭”。上午九点,小敏发来一条微信。
泰里犹豫了一会,把手机放在一边,继续在电脑上翻看文章。
过了一会,小敏在微信上拍了拍泰里。
装作没看见,不太合适,泰里想了想,回了句“好滴,你几点”。
“8点”。
“嗯”。
泰里不是不想约会,光论外表,他就不想拒绝小敏。
六点,工作室同事小平喊他吃饭。泰里应了一句“我去外面吃”。
“哦”,
“哦呵”,
“哦呵”。
在同事心领神会的起哄声中,泰里不失尴尬地笑了笑。
七点,泰里已经饿得浑不自在,于是削了个柿子垫垫。七点半,出发,两人约定在小敏上班的体检中心门口见面。
离得不远,泰里提前了近十分钟,这是他的标准,稍有小意外,还能提前两三分钟。
为了保持心情舒畅,阿泰准备了足够的等待耐心,好在,不用多等,小敏很快也到了,带点休闲的运动装束。小敏从脸上看来,清新爽利,但从身段上看,会激发人潜藏的肉欲。
泰里在心里笑了笑,他笑自己。
久未恋爱,阿泰怕会冷场,但在久违的约会新鲜感的刺激下,整个过程,没有什么刻意铺垫,还是比较流畅。
不过,阿泰似乎有点想多了,小敏跟他聊的最多是武侠,也是在体验时,初次见面时聊的主题。
小敏问:为什么不继续写武侠?
这个主题流量比较难做,还不如宫斗剧
宫斗剧看的人更多吗?
不是的,性别关系,女生比男生更多地交流剧情,会有更多的延展话题,
那你原来的武侠系列点评,还打算继续写下去?
可能暂时为搁置一下。
能不能继续写?
你想看?
是的
这么抬举我?
也不算,我想看到你的东西留存下来。
你是想鼓励我吧,泰里有点不相信,他虽然写东西,但完全是为了流量,视写作为未来的生计,至于写作水准,他对自己持否定态度。
你需要鼓励吗,如果需要,我愿意鼓励你一下。
哈哈,怎么鼓励,精神支持?
还想怎样,
只有物质支持,才能使我调动精神。
势利,
我不敢确信啊,姐姐,
谁是你姐姐,
就这么随便一叫,叫妹妹有点暧昧。
好吧
关于武侠的解读,有很多人写得比我深,比我好,太难积累粉丝了。
但你对武侠时空的构想很不错啊,只有构建出这样的时空出来,才能有持续的生命力,
谁知道呢
我知道,起码能持续几十年吧。
凭什么确定
没什么。
阿泰想着该如何接这个话题。很直白的借口,我去洗手间一下。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能不能不说出去。
好。与小敏聊天就这点好,她也会找话题,阿泰的压力没这么大。
能信你吗
那还是你自己判断吧,我不负责说服
真没劲,你这人说话太疏离。
我发誓?
算了,我只要求你继续写武侠系列。我不能给你钱,但给给你一些未来的信息。
什么鬼,你要欺侮我的智商
随你怎么想
好了,你想看,我就写,起码有一个读者。
不是我想看你写的东西,我是想见证一个历史事件
什么意思?
60年后有个武侠幻城,你可能也是建设者之一,
又开始扯了,今天约会主题是逗我玩?
信不信随你,你答应我继续写,好不好?
好,
一言为定。
阿泰有点迷糊,不知道小敏的目的,但有人愿意看,对写东西的人来说,就是最好的支持。何况还是个女读者。
写就写吧。

他也不是没时间,只是觉得协调时间太麻烦了。泰里没有写字楼白领,正点上下班的那种时间控制感,约好时间,不用提醒,到点下班出发。
在泰里看来,一次约会,是从他大块空闲时间的蛋糕中切去一块,晚上8点见面,即便只是半个小时,对他的影响起码覆盖前后三四个小时。

平时都是泰里最积极,阿姨一做好了饭菜,泰里便即开动,他从不等同事,因为有的饿,有的暂时不想吃,七八个人,如果每次都同时开餐,那得浪费很多协调时间,所以阿泰的原则就是立即吃饭。不考虑食欲,不考虑吃什么。用阿武的话说,就是像小猪奔向食槽一样。不思考,便没有烦恼。

离2022还有100天。
做点有标识性的事吧,去体检。自打出了校门,还没有体验过。说好了两小时体验,不到1小时就快完成了,只剩两个项目。
卡住了,做体验的医护人员转不过来,得等。可见两个小时是有道理的。
有手机,不怕等。
泰里就开始看武侠类的文章,和同事小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小平年纪虽轻,可涉猎甚广,武侠不是爱好,也能搭得上话,他觉得倚天屠龙记,张无忌不像主角,只是一个串联故事的人物。泰里倒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似有启发。
这时,一个医护人员凑过来,她的眼睛里有些亮光,似乎对这个话题也颇感兴趣。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体验区里的人并不多,不过几个人凑一起聊武侠这个毫不相关的话题,总觉得有些尴尬。
她主动加了泰里的微信,倒令他有些意外。

泰里不在意,倒是觉得这部剧,剧情紧凑,观景体验很不错。
甄嬛传,最近泰里不看武侠,看宫斗了。男人不好意思交流的一个剧,经常有弹幕会问,有没有男人在看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