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坐阵中军账

甄嬛眉庄进宫之初并不是互相走动,而是基本上到甄嬛的宫中来,无论甄嬛是否得宠,都是这样。这其实是在潜意识里,甄嬛是主公,坐阵中军大账。

甄嬛有很多思维,其实与四郎极像。

皇帝因敦亲王和年羹尧上书安抚后宫之事烦恼,在甄嬛与华妃之间两难,他是怎么做的?发脾气,让苏培盛去办事,达成他的心思,苏培盛是人精,马上领会,差小厦子去请了甄嬛来作这个解铃人。

本来应该是皇帝封华妃,然后用言语去安抚甄嬛,结果是甄嬛主动建言恢复华妃位份,还要安慰皇帝,这不是窝囊,是曲己为政,形象还挺高大,皇帝听了自然舒坦。

甄嬛要回宫时,她是怎么做的?
她找来崔瑾汐商量,宫里有没有可以在皇上跟前说得上话的人。苏培盛与崔瑾汐这层关系甄嬛是知道的,甄嬛的意思就是要崔瑾汐打通苏培盛这个关节。可作为一个下属,崔瑾汐能在这个时候跟甄嬛谈条件吗?或者假装听不懂,非得要走到甄嬛点明,甚至求恳自己的地步。
不能,聪明人讲话,点到为止,要保全尊上者的脸面。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候谈条件,事成之后,有你什么好处?鸟尽弓藏是必然下场。

甄嬛心气高,在她心目中,是不屑于做依附他人和以色侍人这样的事的,无论是在争斗,还是在感情中。
进宫之初,甄嬛有过短暂地投靠皇后,但甄嬛的投靠与陵容的投靠完全不一样。她并不是不择手段地递交投名状,她仍然与皇后保持着谨慎的距离,甄嬛还是甄嬛,没有违背她做事的原则和价值观,只是偶尔在公共场合,用言语为皇后解围。在皇后与华妃的对抗中保持一个立场而已;

甄嬛离宫后,一直在抑制自己的感情,没有答应果郡王,也有这个原因。

照理,果郡王非常关心胧月,也替甄嬛照顾她的父亲,果郡王确实有能力照顾好她的家人,这一点也说明果郡王的用心,

只有家人的事有着落了,甄嬛才能放得下心来谈恋爱。
但是甄嬛不能接受的是,这样全然地依靠果郡王,
这样,我甄嬛的价值何在?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而甄嬛不仅美貌,更有难得的才情。
甄嬛心目中,感情依附与以色侍人一样,甄嬛不屑如此,这是优秀人物的“矫情”。所以需要崔瑾汐来劝一劝。

甄嬛的接受,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甄嬛有点累,自入宫始到接受果郡王,甄嬛一直处在悲喜交替的精神紧张状态,其实没有真正放松过,她已经遍体鳞伤,需要爱情的滋养,抚慰,来回回血。

作为旁观者,崔瑾汐看得很明白,甄嬛如果再继续如此自苦下去,总有一天会崩溃的,而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甄嬛放不下家人,放不下胧月,必然不可能长久与果郡王享受岁月静好的日子。

树欲静而风不止,甄嬛不死,迫害就不会停止,甄嬛最终必定要重回斗争的漩涡中,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只要皇帝不放下,景仁宫就不会收手。回宫只是一个契机问题,瑾汐的舍身,不是临时的决定,而是早有思谋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