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厦子是谁的人/待完善

一箭双鸟 曹贵人

通过安贵人传递给华妃

小厦子说是莞嫔提议皇上复位华妃,背锅或宝鹃假言

当剪秋告诉皇后:小厦子听得真真儿的,皇上称年大将军为恩人。

小厦子将失宠被废的余氏,用弓弦勒断了脖子。但苏没允许前,他没做,他下面也有一帮子人,是听厦公公办事的。然而余氏刚被勒死,华妃就知道了。颂芝说给华妃听的时候,华妃一点儿都不奇怪。“这都怪她自己,连皇上身边的人都敢得罪。”

宜修向雍正请安,清算宫中的花费开销,翊坤宫中的银子花费如同流水,皇后有意无意向雍正告状。

而第二天众妃嫔一起看戏的时候,华妃又花枝招展满头珠翠的出场了。当华妃与皇后发生龃龉的时候,华妃:“听说皇后在皇上那儿告了一状,其实本宫花费多少,皇后都不必肉痛。”

当时,除了雍正与皇后,以及皇后身边的江福海、剪秋,唯独只剩下小厦子。是谁向华妃说起显而易见。

小厦子在宫中多年,又深得其师傅苏培盛的教导,深知什么是“见风转舵”,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清清楚楚。苏培盛前往凌云峰看望甄嬛与崔槿汐,随身带着小厦子,仍旧什么都没说出去。

剪秋,宝鹃,浣碧都听小厦子说起过什么;

皇后黯然神伤;不久华妃把安陵容与甄嬛唤到宫中当乐妓取乐,下一秒剪秋就对皇后说”小夏子说华妃今晚把莞贵人和安常在叫去宫中当乐妓取乐呢“可见剪秋很多消息都是通过小夏子获知的

先不急下定义咱们看看接下来,华妃唤”安陵容及甄嬛到宫中取乐一事“是发生在深夜里,皇上去华妃宫中就寝,连苏培盛都不在身边,小夏子就更不会在场了,而事发当场知道这事的当只有华妃宫中的人,还有甄嬛安陵容及槿汐,那么小夏子是怎么知道的?其一甄嬛身边的人就只有槿汐,槿汐不可能说,安陵容身边只有贴身侍女宝娟,而宝娟目前还不是皇后的人也不会和小夏子说纵使是也不用告诉小夏子(宝娟是在安陵容此次冷静对待华妃嘲弄事件后才变成皇后的人的,毕竟皇后也是继此事件才注意安陵容对她刮目相看的)那么小夏子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定是华妃自己宫中的人透露的,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小夏子不是皇后的人,为什么在第一时候告诉剪秋呢?而如果小夏子只是华妃的人为什么还要把这种事情透露给出去呢?更何况对方还是华妃的死对头皇后的心腹,可见小夏子实则是皇后的人才对,不过是在华妃宫中卧底。

华妃请封 前朝后宫
皇上生气年羹尧笔误,华妃宫里得到了消息
甄嬛被禁蓬莱,小厦子参与,没泄

还有一个能反证小厦子不是皇后的人的证据是,甄嬛在凌云峰那会儿,苏培盛是带了小厦子一起去的,如果他是皇后的人,皇后应该很快就知道皇帝去见甄嬛了,但皇后当时的情况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在剧中,

在剧中,温实初从末给陵容诊过脉。

在治疗时疫时,温实初表现出在医术上的过人之处,其实大部分时候,温实初之于甄嬛,最大的价值在于实心用命,办事放心,而不是在其医术。

比如,关于端妃的病,不是太医院调理不好,是碍于华妃的威势,华妃在,即便端妃病势转好,仍得装作有恙在身,才能少受折磨。所以只有温实初能调理,敢调理,会用心去治;

关于眉庄的身体,别人一样能调理,只是不放心,而且在疫情非常之期,只有温实初能全心全意地去做这件事,后来治好后,眉庄也用惯了温太医;

至于陵容的普通诊治,甄嬛自然不会请温实初去,这太医虽然不要钱,但免费的其实也是最贵的,甄嬛欠的是情,一身还不起的情,是不打算还的情。所以甄嬛非不得已,也不会像差遣宫人一样随便;越是心腹,越是谨慎使用。

所以,当陵容患咳疾时,一方面不是性命攸关,另一方面,甄嬛确实待陵容不如眉庄,没有将陵容纳入心理空间内,我可以不断地赠予你物资,但真正在意的东西,不会轻易拿分享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