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甄嬛传的立意,说一说电视剧对“翠果的好报”处理的精妙处

当初读甄嬛传原著小说时,作者使用的替身梗,立即让人联想到了天龙八部。

作者用了几个《天龙八部》中用得很显眼的词汇,比如“芳华刹那,红颜弹指老”,书中的这个爱情原型,极有可能是从天龙八部中化出来的。

玄凌–纯元–甄嬛–玉娆–甄夫人–傅如吟

段誉–玉像–王语嫣–王夫人

无崖子–玉像–李秋水–李秋水小妹
玄凌心目中的纯元就是无崖子和段誉心目中的玉像。玉像是什么,其实就是心魔。相像的人物,熟悉的味道!

无崖子雕刻玉像时,把一切美好元素都加注到了玉像身上,以致于将记忆中的李秋水的小妹形象都混入了玉像的元素中。

这一行为,像极了女生P图,会将一些印象中明星的美好形象,P到自己的图中,比如白璧无瑕的皮肤,赫本的神态,刘亦菲的清纯等等,无崖子并不是爱李秋水的小妹,这只是他一种追求完美的心思。

当段誉见到玉像时,就对神仙姐姐着了魔,以致于看到王语嫣时,如痴如狂,当段誉经过一系列的荒唐,再次见到玉像的时候,他明白过来了。

玄凌其实也一样,纯元的美好形象定格在他的记忆里,但他再也见不到了,只会出现在梦里,他想通过一切方法还追忆逝去的美好。

当他看到与纯元有五分相似的甄嬛时,很快就喜欢上了她,尽管甄嬛有诸多方面比纯元更优秀,可现实中的人,怎么可能比想象的更出色呢,皇帝完全没意识到。

甄嬛在故衣事件时,选择了离宫,因为只有真正站到皇帝的心尖上,才不至于在后宫风雨飘摇,她必须冒险一试,离宫是欲擒故纵的考虑:希望分开一段时间,让皇帝冷静下来,认清自己到底爱的是甄嬛还是纯元,皇帝确实有些明白过来了,他开始在梦里出现甄嬛。

皇帝一直陷入心魔的原因是没法再见纯元,往事不可追。当皇帝看到甄夫人的时候,不是对美人迟暮的失望,是梦境的还原,他一下子释然了。当梦境回归现实的瞬间,皇帝的心魔解除了。他拼命拼凑的记忆碎片,就是这个样子。

皇帝在最美好的年华失去纯元,一直在拼命努力找回,从各个嫔妃的细节中去拼凑,他非常努力,用尽心思,现在,他明白了,放下了,神经一松,累了。

这是第一次,我见他如些失态落泪,疲倦到不能自己。

他一旦从心魔中拔除出来,头脑就清醒了。他明白了自己的真正感受:他爱的是甄嬛,已非梦境中的纯元。

作者的简介:

流潋紫,一种唇膏的名字,貌似美丽的颜色,可是喜欢倒着念。喜欢别人称自己“阿紫”,却不愿像金庸笔下痛苦于情的阿紫。刁钻、犀利、温柔、忍让、古怪,情愿简单而快乐。无意做天使与魔鬼,潜心修炼成阿修罗。


综合考虑,不由得让人联想甄嬛传的立意,它与《天龙八部》也很相似,电视剧也继承了这一主旨。天龙八部的主旨是:求不得。有情皆孽,无人不冤。《甄嬛传》何尝不是如此,甄嬛的愿望是嫁给果郡王这样的一心人,结果却未能如愿,而且初心不再,屠龙少女成了恶龙,自己成了曾经最不喜欢的人。甄嬛原本不屑于以色侍人,与人进行龌蹉宫斗,但是环境所迫,即便厌倦,也不得不如此。

有人说甄嬛传中最幸福的是玉娆,那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玉娆究竟幸不幸福。

今日慎郡王上书
说膝下唯有一女 王嗣无继
希望以果亲王之子入继
元澈养在慎郡王府多年
不如就继嗣慎郡王府也好

皇帝死后,当初慎郡王在议储时,一力支持甄嬛,他是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王爷,这里支持甄嬛,其实就是支持甄嬛亲生幼子六阿哥弘瞻继位,他便有成为摄政王的可能。无论他有没有这样想,现在四阿哥弘历继承大统,就会这么认为,必竟慎郡王是甄嬛的妹夫,这是令弘历忌惮之处。

慎郡王为什么上书说,膝下唯有一女,让果亲王之子入继?

难道玉娆老了,生不出儿子来了?不是,甄嬛十九的时候,玉娆不满十岁,以相差十年记,此时的玉娆才二十二岁的样子,他们有的是机会。

这里其实是慎郡王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敢再有亲生儿子了,有了亲生儿子,就有了更多造反的可能性,从此,慎郡王也得夹着尾巴做人了,所以未来的日子,玉娆过得也不会太好。甄嬛在皇帝面前,越是为她说话,越会遭到猜忌,等于往火坑里推。玉娆相当于人工绝育,于子嗣无望了,对于希望子孙昌茂的古人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诅咒。


我们再来看几个例子:

欣贵人不能始终隐忍;敬妃也没法不作“恶”;太后连见十四一面也不能;敦亲王福晋的雪中送炭并没什么用;剧中人物几乎都以悲剧终了,被后宫这个修罗场吞噬掉美好的人生年华。

再来说翠果的报应。

先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长街受辱对甄嬛有这么大的刺激作用?

这里要说说清宫里的一些规矩,根据《宫女谈访录》的描述,宫女都是旗人,太监是汉人。对待宫女不许骂,因为都是当年从龙入关,是同样的祖先,你骂娘很可能骂进了一大片的人,所以对宫女只有三种处理:打,罚,死。

打有个原则:打人不打脸,打脸了就没法见人,只能打眼见不着的地方,比如手臂上,佩儿被祺嫔打得一身是伤,但平时看不出来,需要卷起袖子才看得到。

新人进宫,称先进宫的那一批宫女为姑姑,很多事情要靠姑姑教导,姑姑的权力很大,做得不好,一般就是直接打,打完甚至不跟你说为什么,还要自己去悟。打与罚相比,宫女更愿意选择打,因为罚太狠了,让你跪在一边,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起来,太痛苦了。

太监地位更低,走路都是低眉敛目靠墙跟走,太监可以随便骂,剧中有好几处太监被骂是没根的东西。

甄嬛作为小主被打脸,是承受了宫女都不如的羞辱。受羞辱还不能自戕,心理素质差一点,可能就直接压抑暴病了。这也是翠果不太情愿打甄嬛的其中一个因素,这里不只是善良的问题,确实不敢。如果追究起来,翠果是肯定要受责罚的。颂芝打福子,那是知道华妃的性子,福子要被料理了。

甄嬛被打脸后,跪在长街上一个时辰,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自然传到了皇后宫里,皇后没有出面,也不让将消息传到皇帝的耳朵里。

这第二次跪,甄嬛才真正醒悟过来,世界并不按自己的逻辑运转,所以她要选择最强有力的运转规则,顺势而为,她决定以色侍人,重新获得皇上的恩宠。

当甄嬛向翠果说出:你会因为你的善心得到好报的。其实这就是甄嬛的宣言,她脱变了,要接受成为新规则下的强者,给欺凌者以回击。

有人对这句话很疑惑,因为翠果最后也没有得到一个好下场,按理让主角回报的,肯定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好归宿。剧中这一笔,似乎没有对应明确的好报。

个人的理解是:虽然甄嬛蜕变了,但是世界并没有按照甄嬛的逻辑运转。一个人无论变得多么强大,都无法按照你的意愿去主宰他人的命运。甄嬛这句话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它既贴合了求不得的立意,同时皇帝、太后、甄嬛,通过封建体制下最有权力的人,也无法达成自己的愿望这一事实,也正好契合了郑导所说的反封建的意思。掌握皇权的人,也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这才是最大的讽刺!

这也是翠果这个小角色着笔的精妙处。